博客网 >

白烂小说 段五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纵使接受了太后的重托,印云之可不打算上任第一天就为这件事烦恼,就目前而言对她吸引力最大的东西是她居住的这所皇宫。
回到秋池宫换上常服,在粱阶引领下印云之开始了她的后宫御花园一日游,书白和书萍紧随其后。
时值仲夏,荷花池显然是御花园中景色最好的去处,池塘水面开阔,周边少有高大树木假山,视野宽广,只在南边修了供人休憩的长廊亭台,水边零散栽种着斗球、紫阳、山茶之类的花木,而池水之上蜿蜒着一座玲珑精巧的木桥,贴近水面,步行于上几乎能够直接触摸到盛开的荷花,木桥尽头连接着一艘石画舫。
艳阳之下荷花池畔悄无人声,印云之驻足于池边的听雨亭,随口念着:“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等到深秋来这里听雨倒是个风雅的事情。”
“娘娘好才学。”粱阶听到印云之念出那两句诗略略一愣,随即道:“先帝酷爱赏荷,却最厌恶秋天的枯叶,常常命人彻底清除残荷,但端和皇后生前曾提过一句雨打荷叶声声动听,先帝便在此处修建了听雨亭,再也不曾将残荷拔除。”
“先帝果真情深义重。”印云之默默地一滴汗,这个平行空间从来没有出现过李商隐,随便乱念了人家的一句诗被当成是她原创了,幸好李商隐同学不会穿越出来找她要版权。
“皇上与娘娘必定也能鹣鲽情深、琴瑟和鸣。”粱阶倒是接得理所当然。
印云之听得一阵发怵,粱阶不可能不知道金焰帝性好男色,居然还能如此顺溜地讲出这样的话来,印云之顿时很想跟他摊开讨论一下皇帝同志的私生活问题。当然这也只能想想,深吸一口气,印云之提醒自己“戒急,用忍”。
“此处景色很好,粱公公就在这里给我讲讲宫里的事。”
“老奴遵旨。”
印云之想听的是内宫秘事、八卦绯闻,但粱阶肯定没有胆子讲,所以也就只能听听皇族的亲属关系、后宫的明规则潜规则,直到日薄西山才返回秋池宫,等皇帝老儿下班吃饭。
秉承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帝后的这顿晚饭吃得极其沉闷,用膳完毕两人互看了一眼,没有话说,金焰帝挪到书桌前煞有其事地用功,印云之决定无视他自去卸妆沐浴,却不曾想等她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重回寝宫,金焰帝还在老地方坐着,侍立两册的宫人们却一个不见,连粱阶都已经退了出去。
“皇上还有什么事吗?”没有宫人在旁边的时候印云之才觉得放松一些,跟金焰帝交谈也容易许多。
金焰帝抬头看着他这位不加任何修饰、只穿着一身浅绿色纱衣的皇后,她就站在那里看着他,毫无畏惧或是献媚,就像平民百姓之间的交谈。成婚前文太后曾经不止一次在他跟前夸奖老印家的姑娘是多么多么地品貌出众、知书达理、端庄贤淑,还真是想不到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如此明显,最显著的就是不怎么把他皇帝的身份放在眼里。
“前朝已无甚政事。”金焰帝放下手中的书,好整以暇地等着印云之的下文。
“那皇上早点回去休息吧。”印云之却大有下逐客令的意思。
“回去?”金焰帝诧异地皱了皱眉头。
“皇上不回自己的寝宫吗?”印云之记得粱阶提到过大婚前皇帝一直住在离御书房不远的延麟宫,方便召见臣子处理政务。
“秋池宫正是朕的寝宫,故而在此大婚。”金焰帝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那是我搞错了,抱歉。”印云之尴尬地笑笑,忽而想起一件更尴尬的事情,如果说秋池宫是皇帝的寝宫,那以后皇帝“临幸”他男朋友的时候……她岂不是要在这里旁听……
“母后有命,大婚之后的三个月朕必须每日在此就寝。”金焰帝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把这个噩耗告诉印云之。
“这个也太……”印云之及时收住了下面“变态”这两个字,“我不介意皇上根据自己的意愿选人侍寝,不用天天留在这里。”
“皇后你……”金焰帝被印云之有悖常理的深明大义给唬到了,“那是母后的懿旨,朕无法违抗。”
“那请皇上恩准我另择寝宫。”印云之坚定地提出请求,她才不要在这里当电灯泡,“母后的懿旨并不是给我的。”
“你……你究竟是不是印正林的女儿?”到此时此刻金焰帝不得不怀疑表现得如此异常的皇后根本不是出生丞相之家的印云之,“朕听闻皇后在入宫前大病了一场……”
“我是印云之,先前也确实大病了一场,几乎殒命。”印云之斩钉截铁地表明身份,她还不想刚穿越就因为欺君之罪被拖出午门处斩,“皇上兴许觉得我的言行逾矩,但请皇上相信,对于一个在鬼门关上捡回性命的人来说,性情想法都会有所改变,况且他人对我的描述难免有不尽不实之处,现在站在皇上面前的印云之才是真正的印云之。”
“罢了,皇后不用担心,朕并不打算责怪你。”金焰帝烦闷的神情慢慢舒缓下来,“宫中的规矩,皇后在秋池宫大婚,往后便需长居于此,休再提搬迁之事。”
“但皇上在这三个月里岂非无法安枕?”看起来印云之今天是不想放过苦恼的皇帝了,毕竟秋池宫虽大,龙床却只有一处,“呃……皇上昨夜莫非……彻夜未眠?”
金焰帝未答,沉默地看了一眼案桌上的书籍,看来新婚之夜被拒之床外的皇帝昨天竟是在这里秉烛读了一夜的书。
“皇上今天还是早些休息吧。”印云之难得内疚感发作,“我在外间湘妃榻上睡就行了。”
金焰帝忽而站起身来走到印云之面前,声音低沉地道:“传言皇后对大婚不满,如今看来并非谣传。”
“对大婚不满的是皇上吧。”印云之针锋相对地反驳,却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半步,得罪皇帝毕竟是后果很严重的,“今日母后业已证实,坊间关于皇上的传言也是实情,这场大婚对你我而言都是被迫接受的。无论皇上认为我是抗旨也好欺君也好,我大胆地提起迁出秋池宫或睡在外间,其本意都是为了让皇上睡得安稳而已!”
“你、你果然大胆得很。”被抢白了一顿的金焰帝却缓和了下来,“至于那些……那些传言……母后今日对你说了什么?”
“母后没有说很多,只是提了要我整肃后宫。”印云之暗暗好笑,金焰帝吞吞吐吐的样子很显然是在担心老娘和老婆会联起手来强行把他拗成直男,“眼下的状况皇上与我皆是身不由己,既然没办法改变,还是想方设法尽快适应比较好。”
“那么皇后打算如何整肃后宫?”后宫是皇后的权力范围,即使贵为帝王,金焰帝在这方面也唯有听凭印云之的决断,何况还有文太后的支持。

“我还没想好,且听下回分解。”

                          

<< 有点意外,某网舞论坛要关张了 / 白烂小说 段四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apunzelwir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