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白烂小说 段四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做皇后没什么大好处,但至少皇后不用一大早起床去上班,大婚之夜印云之睡着前这么庆幸着。

但很不幸的是第二天才过四更她就被迫离开了舒适宽敞的床榻。

皇后的确不用上班,但皇帝要上——上早朝。

所以做皇后的即使再怎么一肚子下床气也只能乖乖地跟着起床,印云之的内心深叹道:唯一比天刚亮就起床更不幸的事也只有天还没亮就要起床。

云之披头散发地任凭宫人们替她更衣,偶一抬眼却见金焰帝迎面走向自己,他已经穿戴完毕,金焰帝撞上她的目光脚步一顿,略有拘谨。

“早啊,皇上。”云之漫不经心地打着招呼,浑然不觉紧随皇帝身后的年长太监惊惶的神色,而她身边的几名宫人都已经匍匐在地。

“娘娘,应行大礼。”跪在云之脚边的宫人悄声提点着没规矩的皇后。

“啊?”印云之很显然没有听清也反应不过来,就这么直白而近乎于粗鲁地做出应答。

“免了。”金焰帝断然地终止了尴尬的延续,示意他身后的年长太监上前,“粱阶,请皇后尽速梳妆,随朕至前朝。”

“是,皇上。”年长太监弓着腰行至印云之侧前方,“娘娘,奴才粱阶,是秋池宫的司礼太监,打今儿起伺候娘娘的起居。”

秋池宫的司礼太监,云之搜索着记忆中的名词解释,也就是皇后宫的总管太监,即后世所谓人事行政总监的前身。

“有劳粱公公。”印云之下意识地表现出客套,毕竟以后的吃穿用度都靠他了呀。

“娘娘折煞老奴了。”虽然这位新任皇后的表现反差太大,但能混到皇后宫司礼太监的人深知什么时候应该视而不见、什么时候应该充耳不闻,“老奴伺候娘娘梳洗。”

这时的皇帝在窗下的湘妃榻坐下,立刻有宫人端上羹汤,皇帝好整以暇地喝着。而粱阶和宫人们手脚麻利地替印云之梳洗,换上正红的大朝服,同时还完成了四名宫人的介绍,书萍、书白、画月、画照,都是进宫四、五年的熟练工。

“娘娘,依惯例大婚后群臣需向帝后朝贺,稍侯娘娘便要与陛下一同往前朝,群臣已等候多时了。”粱阶整理妥当皇后的凤冠,在云之耳边低声说着。

画月适时地递上羹汤,道:“娘娘请先用点心,早朝后方传早膳。”

印云之歉意地朝着皇帝一笑,估计要不是等她梳洗这位皇帝同志恐怕早就已经坐在大臣们面前了。三两口喝完香甜的羹汤,云之将薄如蝉翼的玉碗递还给画月,顺口说道:“往后用普通瓷碗就可以了,我不用这么奢靡的东西。”

直到很久之后云之才知道正是这随口说出的一句话让原本打算伺机废黜她的金焰帝开始改变想法。这个不懂皇室礼仪、言行有失体统、而且是被强加给他的皇后,却是出乎意料地节俭。

然而金焰帝终其一生都不知道,其实在他的皇后穿越来的云凯心里,像玉碗这种东西只适合作为文物放在博物馆的玻璃橱中展出,根本不适合冒着随时会打碎的风险去使用。

准备停当帝后并肩坐上步辇去往前朝,满布华美刺绣的帷幔遮挡了清晨微弱的日光,也遮挡了群众的目光(虽然没有群众胆敢注目),印云之通过放心大胆地观察注意到了金焰帝的黑眼圈。

“皇上昨天没睡好?”印云之小小声地关怀着,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正是她把新婚丈夫挡在了幔帐外面。

“……尚可……”金焰帝并不习惯这么窃窃私语,但还是目不斜视地做出了回应。

“哦。”印云之没趣儿地坐正,垂下眼来默想粱阶先前提醒她的接受百官朝贺时的注意事项,即使本性中再怎么懒散,云之也明白下半辈子要扮演一个皇后的角色不太可能继续没心没肺地混了。

事实上接受朝贺是个场面很大但挑战性很低的任务,皇后同志只需要低眉顺眼地跟在皇帝旁边,别被底下黑压压跪倒一片的臣子吓到就行了,跟着皇帝说平身再跟着退场就行了,这对于见多识广(古装剧看得多了去了)的云之来说毫无困难。

但紧接着去文嘉宫拜见文太后就是个严峻的考验了。文嘉宫距离秋池宫不远,文太后初入宫时因居住于此被册封为文妃,新皇登基后照旧例太后应迁往嘉德宫颐养,然而由于金焰帝迟迟不曾大婚,后宫空虚无人执掌,因此文太后也并未移居。

大礼行过,场面话叙过。文太后一手拉着儿子一手拉着儿媳同进早膳,满室馨香暖意融融,若不是这三个主要人物的心里都另有盘算,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派母慈子孝的和谐场面。

当金焰帝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妻子、印云之还没有来得及适应穿越后急剧变化的新身份时,文太后已经在为皇嗣的诞生倒计时。

早膳过后皇帝往御书房去处理政务,留下印云之在文嘉宫里继续尴尬地陪着太后叙话家常,顺便继续在心中哀叹,皇帝真不是人干的活,不光没有懒觉睡居然连婚假都没有。

“孩子啊,来,坐到母后身边儿来。”文太后似乎一刻都不想松开儿媳的手,刚送走皇帝就拉着云之并肩坐在湘妃榻上,“你与皇儿的大婚准备得是仓促了一些,可总算是了却了哀家多年的心愿,只是委屈了皇后。”

“母后多虑了,儿臣能够入宫服侍皇上和母后是莫大的荣耀,哪里有一丝委屈。”印云之小心翼翼地说着酸得牙疼的话,深怕咬了自己的舌头。

“哀家就说老印家的姑娘一定是识大体的好孩子。”文太后转而一声叹息,“先帝的端和皇后(金焰帝的生母,谥号端和)故去得早,将她的两个皇子托付给哀家照顾,可是哀家有负所托,这些年眼看着皇儿荒唐任性却束手无策……如今好容易大婚完毕,往后有皇后照管后宫,哀家肩上的责任也轻去了许多呀……”

“儿臣初入宫懵懂无识,恳请母后教导。”

“孩子啊…唉…那些事情想必你也已经有所耳闻,虽然难以启齿,然而如今你已身为皇后,整肃内宫刻不容缓。”文太后神情严肃,压低声音继续说道,“你尽管放手行事,不必有所顾忌,若有人不服哀家必定会为你做主。”

“儿臣明白了。”印云之嘴上答应着,心里暗念,这老太太真有意思,她自己当娘的都管不好儿子的性取向,也没办法对付她儿子养在宫里的那些“男朋友”,却想让刚进宫一天的儿媳妇去做恶人,就算要找出头鸟或者替死鬼也没有这么不加掩饰的。

听到印云之应承下来,文太后终于心满意足地松开了手,允许她告辞返回秋池宫。

    

<< 白烂小说 段五 / 白烂小说 段三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apunzelwir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